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我和丽贞的故事
我和丽贞的故事

.
一个炎热的星期六的夜晚,我们一群死党刚刚踢完一场足球,三胖子和我挤在冷气机前大口大口地喝着冰冻啤
酒。等到身上的汗水差不多都干了,三胖子突然想起来他约了女朋友八点钟看电影的事情。


时间已经是七点钟了,他的女朋友还在忠孝东路等他,那里离我们的公寓大约三十分钟的车程。三胖子急得不
得了,在我耳边啰哩啰嗦,要我一定帮他找到一辆车子。


我当时的心情还算好,脑子也还清醒。我想起家容刚刚去了美国,他的女朋友丽贞可能会在城里,虽然他们的
关系越来越冷淡了,我和她多少还说得过去。


我硬着头皮电话到丽贞的手机上,她果然在城里。她告诉我她刚刚从朋友的生日晚会上回来,算我们走运,她
可以送我们去忠孝东路。


几分钟后,丽贞那辆漂亮的富豪就在我们的公寓门口等候了。


我和三胖子匆匆钻进车里,我坐在丽贞旁边,三胖子坐在后面,我们不停地感谢丽贞,她只是微微一笑。我注
意到丽贞的黑纱短裙,宝蓝色的真丝罩衣和薄如蝉翼的黑丝裤袜,我猜想她是从生日晚会上直接赶来接我们的。


『丽贞,真麻烦你了。‘我有口无心地道着歉,眼睛时不时地瞟过丽贞丰满的大腿,在薄薄的丝袜裤里浮现出
一层淡淡的肉白色。


丽贞仍旧是微微一笑,『是嘛?我一个人在家里也没什么意思呀!‘她边说笑边启动了车子,『我还要谢谢你
电话给我呢。’我知道丽贞在扯谎,却不明白缘由。


正在纳闷,三胖子已经在忙不迭地道谢了,『太谢谢你了,全是因为我的事情。等家容回来,我们可以聚会一
下。』


我注意到尽管丽贞娇嫩的脸上施了一层淡淡的妆,听到三胖子这句话,她的脸颊上还是显出一丝红晕。


我连忙岔开话题,‘我和三胖都喝了不少啤酒,害怕警察,不敢上街。『丽贞一听,终于笑出了声,’原来我
是来给酒鬼当司机!『到了忠孝东路,三胖子慌慌张张下了车,我和丽贞留在车里,我能够感觉到丽贞热辣辣的目
光,可是我不敢确定。家容是我的朋友,这一点我还是清醒的,我扭着头,装做东张西望,实在躲不过,就冲着丽
贞尴尬地傻笑一下。


‘这车里的冷气好像不好了。『丽贞打破了沉默。


‘还好吧?『我应酬着,却惊讶地看到丽贞松开了宝蓝绸罩衣上的钮扣。


‘是吗?『丽贞转过头来面对着我,绸罩衣上端的那几颗钮扣已经松开了,一抹雪白的酥胸不经意地露出来。


我几乎可以看到她丰满的玉乳挤在紫缎蕾丝胸衣里面,随着她的话语微微滚动。


‘是吧。『我只觉得嘴里发干,热血直向脑袋里涌。


就在这时候,三胖子不知从那里冒了出来,拚命敲打着丽贞那一侧的车窗。


丽贞冲着我嫣然一笑,扭过头去,摇下车窗,原来三胖子的女朋友已经去了电影馆,他要赶过去和她会面。


三胖子钻进车子,丽贞免不了又奚落了他几句,我什么也没听进去,脑子里面乱哄哄的,充满了丽贞丰满的身
体。


终于到了电影馆,三胖子冲出车子,很快就找到了他的小女朋友,两个人免不了卿卿我我一下,还好三胖子记
得我们等在车里,又跑回来,不好意思地说他们只有两张票,希望我们能够谅解。


我和丽贞都不希望做‘电灯泡『,于是便知趣地说道,我们对这电影没有兴趣。


三胖子如释重负,转身就跑回他的女朋友身边,临走还不忘‘乌鸦『一下,’等家容回来,我们再聚。『(二)
丽贞开车送我回去。


‘我和家容已经没有什么啦。『丽贞先把事情说明了。


‘是吗?『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我们的关系只是还没完全破裂而已,我猜家容已经有了新的女朋友了。『丽贞的话音很平静,嘴角竟然还微
微有一些笑意。


我觉得她似乎在暗示什么给我。


‘你们喝了很多酒吧?『丽贞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片薄荷糖,递给我。


我伸手去接,因为脑子里很乱,竟然让那片薄荷糖滑落到了煞车踏板附近。


‘糟糕。『我茫然地看了看丽贞。


‘没有关系,你找找看,这是最后一片了。『她开了灯,橙黄色的光顿时幽幽地充满了整个车里。


我俯下身体,眼睛搜索着地板,很快便找到了那片薄荷糖。我的头靠近丽贞的腿边,她那条健壮的小腿紧裹在
半透明的黑丝长袜子里面,丰满的脚面从黑色的细带高跟鞋里涨出来,几乎可以看见淡蓝色的血管。我假装没有找
到薄荷糖,没有起身,眼睛一直停留在她性感的腿上。


‘还没找到嘛?『丽贞似乎有点不耐烦了,黑纱裙一阵抖动,丰润的腿肉突然地挤到了我的脸上。


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欲望了,伸手捉住她活泼的小腿,隔着薄薄的黑尼龙丝,用力摩挲着。透过细小的黑丝
网格,一点点肥白温暖的腿肉挤出来,引得我禁不住伸出舌尖舔在上面。我有些感到紧张,丽贞一定感到了我的手
和嘴唇在她的腿上。


‘找到啦?『平静的声音从上面传过来。


‘是的。『我拾起那片薄荷糖,嘴唇却没有离开她丝袜中的腿肉,从脚面一直吻到浑圆的膝盖。


我直起身子,手还按在她的膝盖上面,恋恋不舍地抚摸着。透过那层薄薄的黑丝,我能够感觉到丽贞的肉体在
兴奋地抖动着。


‘找到什么啦?『丽贞诡诡地冲我一笑,’不只是薄荷糖吧?『她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按住我的手,正掀开
她的黑纱短裙,试图摸进去。


‘我第一次在家容那里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我们之间会有今天,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恍惚记得丽贞那
时怯生生的样子,心里禁不住一热,那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


我斜过身子,用力吻在她的脸上。丽贞还在专心开着车子,但她的脸上已经浮现出幸福的光泽。


丽贞终于认识到我的吻使她无法继续开车,于是就胡乱地下了高速路,把她的富豪停在了一个树荫密布的小停
车场里面,然后她便和我吻在了一起。她红润的双唇大张着,娇嫩的小舌头在我嘴里不安地搜索着什么。


我一直搞不清楚,究竟家容和丽贞是怎样一种关系。他们两个人都是学者型那种人,既不苟言笑,也绝少打屁
聊天。不像我和三胖子,一天到晚嘻嘻哈哈,叫我们‘打屁学者『到是一点不过分。


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天哪,丽贞不会是把我当作牛郎了吧!『转念又一想,’牛郎就牛郎
吧,先把眼前这发情的母牛搞定了再说别的也不迟。『我们更加热烈地吻在一起,两具莫名其妙的肉体紧紧地搂在
一起,渴望的唇片和舌头交缠在一起。我捧起丽贞兴奋的脸颊,用力地在她肉感的红唇上舔着,粘稠的口水把她施
过淡妆的脸搞得一塌糊涂。


我惊讶地感到这种粗俗的做法竟然把丽贞这样一个淑女变得越来越淫荡。她丰满的身子懒洋洋地瘫软在座位上
面,眼光迷离地看着我,圆润的红唇性感地呶成一个‘O『形娇喘着,把一股股香香的气吹到我脸上。


我拉起丽贞黑色的纱裙。天呐,除去一层薄如蝉翼的黑色丝裤袜掩盖着她神秘的花园,丽贞竟什么都没穿!诱
人的隆起下,丝裤袜已经湿了,在潮湿的半透明圆形里,几根黝黝的毛顽皮地冒出来。‘丽贞!『我一时噎住了说
不出话来,伸手按在她神秘的肉丘上面,脑子里在想:是她在引诱我。


丽贞现在已经完全混乱了,看样子是无法抗拒我的‘侵犯『。(不,哪里是我的’侵犯『,完全就是她渴望被
我‘侵犯『!)她也不和我讲话,眼睛迷离地看着我,两条丰满的大腿紧裹在那层黑尼龙丝袜里面,兴奋地抖动着,
用力分成V字形,迎住我的抚摸。


‘哦─『丽贞的嘴里胡乱地发出一阵声音,不知是叹息还是兴奋。管她呐,反正我自己是兴奋得不得了。我的
手指隔着薄丝裤袜,摩擦搓揉着她的肉穴,潮湿的水渍越来越大,几乎整件裤袜都湿透了,可以看见美丽的花唇紧
贴着一层薄薄的黑丝网,淫荡的形状完全展露在我眼前。我不由得暗暗用力……丽贞开始摇晃着纤细的腰身,大声
娇喘,肥白的腿肉猛然夹住我的手掌。我猜想那电击般的刺激从她的肉核扩散到了全身,使她慢慢遗忘了羞耻感,
尽情地沉浸在疯狂的肉欲里,什么都分不清了。


丽贞的大腿终于放开了我的手掌。她开始用一种满足但怪异的目光看着我,搞得我有点摸不到头脑。她缓缓地
伸出白嫩的手,按在我的牛仔裤上,隔着厚厚的布,上下摩擦着我那块明显突起的硬肉。我觉得很舒服,可是在牛
仔裤里还是涨得难受。


丽贞只是诡秘地笑着,也不和我讲话。纤细的手指摸索到我的皮带和拉链,解开来,把我的牛仔裤和内裤一下
子脱了下去。


我尴尬地冲她笑笑,那蓄势待发的肉棒就在她面前无辜地跳动着。也许是因为我经常运动,那紫红色的棒身想
像不到的粗大。‘丽贞,你要─『我惊讶地看着她嫩嫩的手掌紧握住肉棒,轻柔地抚摩着,一阵阵快感开始涌入我
的脑袋。我觉得我的呼吸也渐渐加重了。


‘我要─『丽贞诡诡地一笑,弯下腰肢,张口吻在我的肉棒上,一点一点地含进嘴里。’呜,呜,『她的喉管
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可以感受到她温暖的口腔里充满了粘液,把我的肉棒柔柔地浸泡着,使它愈加膨胀起来。


我陶醉在丽贞狂热的爱抚中。我真是搞不懂家容怎么会放开这样一个天生尤物,去找别的女人。丽贞的眼里闪
着肉欲的光,宝蓝色的绸罩衫散开来,两团丰满的乳肉在黑蕾丝胸衣里滚动着,丰肥的屁股合着腰肢淫秽地前后摇
动,使我的肉棒感受到一阵阵强烈的摩擦嘴唇的湿滑快感。


我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柔软洁白的乳沟,淫靡的乳肉在指尖跃动。我不由地轻挑开丽贞的黑丝胸罩,浑圆的奶子
迫不及待地从胸口弹了出来,饱满的乳球耸立着,两颗粉红色的奶头微微抖动,散发出腻人的乳香。


‘好美丽啊!『我埋藏在心底的欲望爆发开来,一发不可收拾。我伸出一只手紧抓住丽贞的酥乳,感受它滑腻
温柔的律动。手掌心传来的肉浪感觉与肉棒的兴奋连成一体,一种巨大的快感震撼着我的身体。


丽贞诱惑的红唇还在轻轻柔柔地包裹着我的肉棒,娇小的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黏膜,时不时地挑逗着敏感的肉
冠。她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环到我的背后,温柔地抚摸我的臀部,甚至还要用手指爱抚我的菊门。


我已经完全疯狂了,一把捉住丽贞充满光泽的秀发,膨胀的肉棒猛烈地插进红唇间,双手用力搓揉她的玉乳。
我看不到她的脸,似乎隐隐听到兴奋的哭泣声从下面传来。


‘啊,啊啊,啊─『疯狂的口交使丽贞的头发乱成一团。她涂满红豆蔻油的手指柔柔地掐住肉棒根部,让我感
到一阵阵难以遏制的兴奋。在我的印象里面,即便是有过多年经验的援交美美,也没有给我带来过如此巨大的兴奋!


‘丽贞,忍不住了,『我最后一点理智逼着我向丽贞发出了信号,’要出来啦!『她没有停下。我也没有。


带着腥香的滚烫的粘液大量喷洒出来,彩虹般溅射在丽贞脸上,红唇脸颊黑发上全都布满了白色粘稠的汁液。
丽贞微笑着抬起头来,肉冠上最后的几滴粘液还残留在她诱人的唇片上……‘丽贞,我帮你─『我从兴奋里逐渐醒
过来,手忙脚乱地在车上找着纸巾,想给丽贞整理一下。


‘好了啦!『丽贞不耐烦地摸出一块手帕,把脸上擦干净,’回去吧!『她发动了车子。我看着她,回味起刚
才那疯狂的一幕,心里总觉得怪怪的,但又不知道怪在哪里……(四)车子开到我的公寓门口,还没有等到我开口
请丽贞进去,她已经在忙着找地方停车了。


我有点好奇地下了车子,丽贞跟在我后面,走进我那间小小的房间。等我关上房门的刹那间,丽贞渴望的红唇
便堵在了我的嘴上。我也忙不迭地伸手紧紧地把她搂进怀里。


‘你轻一点嘛。『丽贞温暖肉感的身子在我怀里娇羞地扭动着。


我不安分的手解开了她的紫纱罩衣,手指挑开那层薄薄的黑丝绸胸衣:一对白玉般的丰满的乳房彷佛挣脱了束
缚一般骄傲地弹了出来,两颗樱桃般的奶头已经兴奋在我的眼前跳跃着。


‘哦,『我没头没脑地答应着,手指挑逗着丽贞滑腻的乳肉。


‘轻一点……『我低下头,把嘴唇按在她渐渐变硬的奶头上,用力吸吮着。我可以感到丽贞愈加兴奋起来,呼
吸在我的耳边越来越急促。


‘你快一点嘛!『丽贞娇嗔地张了张红红的嘴唇,细带高跟鞋在地板上轻轻一顿,身子却紧紧地贴着我,手微
微摩擦着我那块再一次跳起来的硬肉。


我恍惚地听到丽贞喊我快一点,便顺着她的身子滑下去,吻在她柔软的肚脐上。


我可以听到她惊讶而愉快的笑声。


我跪在丽贞面前,轻掀开她的纱裙,那两条丰满白嫩的腿紧紧裹在黑丝长袜子里面,性感在我眼前抖动着。


贪婪的舌头忍不住滑过她滚圆的大腿和膝盖,留下一条湿润的液线。


我抬起眼睛,丽贞也在疯狂地看着我。从她的目光里,我可以看到那种对性欲的渴望与焦虑。


我伸手扶住丽贞健壮的小腿,抬起来,脱去细带高跟鞋。她娇小的脚掌在黑丝袜里不安地抖动着。我低头吻在
她略显灰白的脚面上,直到把那性感的脚趾含进嘴里。


丽贞终于兴奋地呻吟起来。


我亲吻着,吸吮着丽贞娇小的脚尖。那一点点小小的白肉从黑丝袜的网格里涨出来,在我的舌尖上疯狂地跳动
着,伴随着丽贞越来越疯狂的呻吟。


我一直是非常喜欢丽贞的含蓄和矜持的。我还是觉得有一些‘前戏『总是要比一上来就’单刀直入『要好一点,
却没想到丽贞竟然是如此‘不堪一击『。还只是隔着丝袜吻她的脚面,她已经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丽贞显然不能满足于我那仅限于她脚尖的挑逗。她纤细的手指猛然抓住我的头发,一把把我的脸按在她温暖而
湿润的花瓣上。一股股蜜汁透过薄薄的丝袜网格渗透出来,溅到我的脸上。我不由地伸出舌尖,向那发散着肉欲香
气的花瓣轻轻地舔了过去……‘哦!———『更加低沉而疯狂的呻吟从丽贞深深的喉咙里放出来。更稠密的蜜汁溅
射到我的脸上,我的舌尖,我的口中……我以为丽贞就这样便可以了,至少家容那里还可以有个交代,没想到她突
然抓起我的头来,抖动着声音问我,’小雨伞哪?『我简直被问得‘丈二和尚『,’什么?小雨伞?!『我恍然,
她是在指避孕套。


等我慌慌张张从卧室里找到可爱的小雨伞,出来一看,丽贞还痴痴地站在门边,脸上红红的,雪白的胸脯暴露
在空气里,一条细细的液线在黑丝袜上顺着大腿流下去……‘你快一点嘛!『丽贞看着我傻瓜一样呆望着她,不耐
烦地转过身去,扶住客厅里的矮衣柜,掀开纱裙,把丰满浑圆的两瓣肉丘露在我的面前,在薄如蝉翼的黑丝裤袜里
肉欲的抖动着,’你快一点嘛!『我咽了一口口水,把那层薄薄的丝织物剥开。


白嫩滑腻的肉丘发散着一股潮湿而淫乱的香气……丽贞尽力分开双腿,把流出蜜汁的花瓣显在我的面前。我似
乎没有别的选择了。


我扶住丽贞紧张的腰身,把身下那块硬硬的肉朝向那恼人的花瓣缓缓地顶了过去。


就在我进入的一瞬间,丽贞开始放肆地尖叫起来。更让我惊讶的是她居然用她温暖的花心衔住我的硬肉,一点
点地挤压着,带来一阵阵触电般的快感。


我兴奋地加快了频率,越来越快。可以听到肉与肉的撞击声。


我开始大声地喘息,丽贞也在大声地喘息着。‘快,再快一点!『我异常地兴奋。说实话,这种站立的交合方
式的确是很令人疯狂的。丽贞肥白的肉丘,白皙的大腿,肉欲抖动的腰身,在我的眼中,无疑都是兽性的刺激。


我一次次地用紫红的肉棒猛烈撞击着丽贞早已湿潮不堪的花瓣,伴随着她一阵阵尖利的呻吟。


‘快、快、快———哦———噢———『丽贞紧张的身子突然抖动起来,一种古怪的声音冲出她的喉头。我猜
想她已经到了高潮了。就在猜想之间,我的下面也开始一泄如注……’哦,要死了……『隔了好久,丽贞转过身来,
白里透红的脸上露出一丝享受的微笑,舌尖舔着红红的嘴唇,‘你哪?———『我尴尬地笑笑,’还好啦———『
我觉得房间里热得要命,急忙讨好地跑到厨房去取冰冻啤酒,‘丽贞,你是第一次来这里,随便看看吧。『’我会
的。『我在厨房里听到丽贞的声音,猜想她可能已经在‘欣赏『我那乱作一团的卧室了。


因为三胖子和我喝光了所有的啤酒,我也只好胡乱地用一些红酒充数。


丽贞果然坐在卧室的长沙发上。看见我手上的红酒,没有说什么话,举起酒杯,一口气喝了下去。我也只能陪
着她喝。谁也没作声。一杯,两杯,三杯……夜渐渐深了……‘丽贞,我———『我也不知道想说些什么才好。经
过刚才的变故,丽贞的紫纱罩衣完全敞开着,雪白的圆滚滚的胸乳裸露在湿热的空气里,两个粉红色的乳头骄傲地
发散出肉欲的香气。


‘嘘———『丽贞伸出一个手指挡住我的嘴唇,’你仔细看看我———『我伸手想合上丽贞的罩衣,她却推开
我的手,‘看看我嘛——『一边说着,一边逃开我的手指,整个身子缩进沙发里。


‘丽贞———『我的脑子里一直挥不去家容的影子,也没有心思和丽贞闹下去。


‘你不想要我了,是不是?『丽贞诡秘地冲我笑着。


她的黑纱裙早已剥落了,下身几乎精赤着,只在大腿上裹了一层黑色透明丝袜,脚上的细带高跟鞋也没脱,悄
悄地伸过来,鞋尖挑逗着摩擦着我的肉棒。


我渐渐地有了感觉:什么家容,什么丽贞,什么三胖子,什么朋友,享乐后再思考,也来的及的。


‘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我一把捉住丽贞的性感双腿,扛在肩膀上,几乎用整张脸贴在丽贞的花瓣上上下
左右地摩擦。丽贞的花瓣还是嫩红嫩红的,不时地有白色的淫水流出来,流到了我的鼻尖,嘴唇和脑门上。


我的两手慢慢摸着丽贞穿着黑色透明丝袜的美腿,感受着丝袜的光滑和美腿的肉感。丽贞的下身开始不自觉地
扭动着配合我,喉咙里发出销魂的呻吟声。


‘唔,唔———『’你慢一点嘛———『丽贞娇喘着,双手抓起我的头发,‘我要你那里———『她用惺忪的
媚眼看一看我刚刚有些变硬的肉棒。我有些迷惑。


‘人家要你那里嘛———『丽贞性感的双唇在空气中形成一个艳红的O形,喉管里发出吸吮的声音。我恍然大
悟……我舔着丽贞丰腴的腿肉,从刚到大腿根部的透明丝袜的蕾丝边开始一直舔到脚踝处。


我脱下她脚上的黑色高跟鞋,舌头在丽贞的脚心来回地亲吻,口水沾在黑丝袜上闪闪发光。


丽贞仰面躺在我的身下,我看不到她的脸,只能感觉到她温柔的小舌头熟练地上下舔着我青筋暴涨的肉棒,舌
尖不时地刮着冠状沟。她一只手抓着肉棒的根部,另一只手轻轻搓着肉袋和圆球,带给我一阵阵淫邪的肉欲。


伴随着我的亲吻和抚摸,丽贞的双腿越来越张开了。我的右手食指慢慢地伸进了丽贞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的蜜穴
里来回抽动着,左手的中指一路摸下去一直到丽贞的菊花瓣处,开始试探性刺激着那个神秘地方,而嘴唇则把丽贞
已经勃起的花蒂紧紧含着,用舌头在花蒂头上划着圈。


‘啊———不要———『丽贞的欲望被挑逗了起来,身上也冒出了细细的香汗。她修长的美腿用力伸直,肥白
的腿肉隔着薄薄的丝袜紧紧贴在我脸上,散出一股淫乱的肉香。


‘你———停下来啊———要死了———快,啊———『就这样舔弄了几分钟后,丽贞的蜜穴里涌出了一波又
一波的淫水,连菊花瓣也完全湿润了。这时丽贞吐出嘴里的肉棒,呻吟着说:’快点———不要再舔了———快点
来吧———哦———受不了啦———我要———我要———『我还来不及反应,丽贞已经一把把我推到了地毯上。
一手扶着坚硬的肉棒,对准自己蜜汁丰盈的蜜穴慢慢坐下去。嘴里发出欲望得到满足的呜咽声。


丽贞开始兴奋地上下跃动着,每一次都尽力把自己的花心顶到我的肉棒上。


她羊脂般白嫩的乳房疯狂地滚动着,细细的汗珠布满了奶头。‘我要———我要———『丽贞嘴里喃喃地说,
纤细的手指按在花蒂上开始淫乱地抚弄着———也许是过度纵欲,我的高潮怎么也到不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丽贞
也精疲力尽了,斜倒在我身边,呼哧呼哧地喘气。


她知道我的肉棒还留在她的身体里,便用大腿环绕着我,湿热的蜜穴紧紧包裹着我的硬肉。我摩挲着她黑丝袜
中丰满光滑的肉腿,终于到达了我的第三次高潮……我很奇怪,小雨伞不知什么时候挂上了,也许一直没去掉吧…
…我们就这样相拥着睡过去直到周日的清晨。丽贞大约五点钟便醒来了,话也不说就要离开。我说还是洗一洗再走
吧。她没说什么,走进浴室。我跟进去。在她淋浴的时候,我用双唇再次把她带到了高潮。最后一次高潮……从那
个疯狂的周末后,丽贞彷佛从人间蒸发了。全台北哪里也找不到她。电话给三胖子,他神神秘秘地说丽贞去了美国。


我不禁怅然若失,心里觉得怪怪的。她离开我的公寓后,我在客厅的角落里发现她的黑色丝裤袜,不知道为什
么她换下了留给我。


再听到丽贞的消息已经是半年后的事情了。又是三胖子喊我去踢足球。他突然诡秘地冲我一笑,拉我到一边,
‘知道嘛,丽贞下周要结婚了?『我一听到丽贞的名字,心里禁不住一热,’和谁呀?『‘你不知道吗?『三胖子
好奇地瞪着我,’我以为她早就告诉你了。你们不是———?『他犹豫了一下,没好意思说下去。


‘哦,她没有和我讲起这件事。『我敷衍着,彷佛丽贞和我还保持着联络。


‘哦,是这样啊,『三胖子撇了撇嘴,’和家容。『我懒得再听三胖子在那里啰哩啰嗦的抱怨,什么‘丽贞不
够朋友『啦,’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早通知『啦,心里老大的莫名其妙。怎么是和家容哪?


我当然收到了他们的大红喜帖,毕竟家容是我的好友。


婚礼的那天,我穿戴工整,去了家容的豪宅。说是豪宅,一点也不夸张,无数的房间,无数的大厅,无数的会
客室。我想想丽贞也不会愿意和我挤在我小小的公寓里度过一生,心下里不禁释然。路过一间会客室,听到里面全
是女人的声音,时不时提到丽贞的名字,便停下来侧耳细听。


‘丽贞怎么会钓到家容这只大金龟的呢?『一个酸酸的声音问。


‘不是说他们已经分手了嘛?『一个声音附和着。


‘你们可不知道丽贞,『一个老成的声音回答道,’她的床上功夫比你们谁都强。


你们以为家容能挡得住嘛?不被丽贞迷死,就算他走运了!『一阵讪讪笑声随着话音响起来,‘那么那些谣言
都是真的啦?『’听说丽贞找了好多男人练习呐!『笑声更大了。


‘你们知道吗,什么三胖子啊,都是她练习的对象呐———『我听得目瞪口呆,脸开始发烧。我快走几步,逃
开那间会客室。我害怕听到我自己的名字。


我的脑子里面乱乱的,身子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


我彷佛走出了家容的豪宅,站在街上,一道刺眼的光从旁边射过来,伴随着一声尖利的喊叫,我猜想可能是一
部房车。


当我的身体和那光芒融合在一起的瞬间,我突然明白了:


原来女人也是可以玩弄男人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