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敢问路在何方
敢问路在何方

.
2003年我被单位借调出去,到了一个新成立的管理处工作。新到第一天,我认识了京。她爽朗的笑声和她
温柔的声音结合在一起,把我吸引住了。我有些吃惊于直爽和温柔的共存,可确实在她的身上完全的存在体现着。
她带一副眼镜,微卷的头发,下面是一张时刻带着笑的脸。我端详着,她的身体匀称,乳房丰满,身高165左右。
环顾其他的同事,她显得更加的出众。


接触起来完全是一种意想中的顺利。她的直爽和开朗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看书,使的我和她接触的越加频
繁。在现在,喜欢看书的人越来越少了,两个有共同爱好的人在一起就更加珍贵。每天的工作很清闲,闲暇时候我
就带书给她,她也带书给我。有一段时间我办了两个书卡借书,我们一起看,一起说。她看书很快,象她这样的女
孩子看书快的可是不多,所以我更是喜欢。


她的家离单位比较远,所以在单位宿舍住。单位有两个宿舍,女的里面只住了她和另外一个女孩。而男宿舍却
是空的,大都是结婚的人有两个单身的也离家很近。她有时候会偷偷的带烟给我,她知道我喜欢吸烟,一天一包是
下不来的。


我不知道是她买的还是从家偷的她爸爸的,不过有她这心我就很开心了。


京喜欢和我说心里话,相对我来说,在许多事情上我会给她一些帮助。她很纯,完全没有被现实社会熏陶。她
不大喜欢打扮,平时休闲的装把她的身体完全包裹,这样也就显得很大方却不诱惑。朋友交心,这话是一点都不错
的。一旦交心之后,那关系便很不寻常了。我这时候已经结婚了,儿子也上幼儿园了,可她并没有因此而疏远我,
我能够感受到她的真诚。


平时我就带我的死党和她一起出去,喝酒兜风。因为是常常三四个人一起,所以大家都放的比较开。我的死党
也都很喜欢她,再说,又有哪个男人不喜欢漂亮而开朗的女孩呢?有时候也诱她喝一点点酒,喝的时候很豪爽,有
时候也诱她吸颗烟,吸的时候也很潇洒。也就是一点点,我们并不是想把她带坏。


我们去爬山,去B 市诳,去吃夜市,都是三从四跟的,打笑她怎么不找个对象。她说,不喜欢找,也找不到喜
欢的。


我叹口气:「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啊」她有些认同的失落。


直到那天,我值班,晚上叫死党出来,各个都有事,她向往常一样如约而至。


「他们呢?」她问我。


「都有事,今天就我们两个,陪我出去喝点酒吧」


我开车带着她到夜市上,点几个小菜要了几瓶酒。


「你喝这么多啊,还开车呢」


「我今天想喝,要不你替我喝点」


「你自己喝吧」她知道我喜欢喝酒,可却不知道我今天喝酒是因为在家和老婆闹别扭了。


看着我喝了不少了,她似乎看出了一点苗头,「你怎么了?不高兴?是不是和嫂子吵架了」


她一语中地。


酒喝多了话也就多了,和她说自己的郁闷,说结婚后再也找不到的轻松,说婚姻的束缚,说家庭的锁绊说了许
多。


其时她也刚刚见了一个男朋友,她并不喜欢,于是也对我说那许多。


「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啊」我又叹了口气。


「那你爱谁呢?」她停下手里的筷子。「。¥%%% ……」我无语。


「你少喝点吧……」她拿过我的杯子,一口喝了下去。「一会还开车呢」


回到单位,她带我进了她的宿舍,那个女孩回家了。「喝点奶」她竟给我沏了杯奶。


我拿在手里,有些想笑。


「你不喜欢喝奶吗?」


「我喜欢喝——奶」我的眼睛看着她今天突出的胸脯,今天她穿的与平时不一样,一件鹅黄色的短衫把她的身
体勾勒出来,我奇怪我这时候才看见。


她似乎明白了我话里的含义,打了我一下,「讨厌!」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搂在怀里,有想吻她的冲动。


她闪过头,逃避开了,我斜躺在床上,看着她,喝着奶。喝着也就有了欲望。


我的手在她的手上徘徊,绕过她的腰,我把她压在床上。


「不要……停」她拒绝着我,却拒绝不了我的动作,刚碰到她的嘴唇,她的眼镜挡住了我。我摘下来,放到一
边。吻上去直到她有了反应,她开始笨拙的迎合着我。我知道她喜欢我,很早就知道,也只因为知道,所以放肆。


她的胸顶住我的胸口,软软的感觉让我舒服愉悦。我吻着她,带着嘴里奶和酒的味道,亲吻中带着甜带着湿润。
我一直吻到她的身体松软,她的手甚至完全放松下来,向后抓着床单。


我的身体压在她的身上,感受着她胸前的突起。我的手从她的腿向上游走,怕惊动她,轻轻的又准确的进入了
她的衣服里面。她轻声的呀呓了声,嘴角被牙齿咬到里面。


我的手摸到了一对丰满的乳房,柔软光滑,乳头在里面挺立着,小小的却很硬。我不满足起来,偷偷的打开她
的纽扣,她发觉了用手来挡,却没有成功,当她的白色胸衣完全呈现在我面前,她完全放弃了对我的阻挡,任由我
脱光她的上衣,在她饱满的胸上纵横,蹂躏。我的嘴吻了这个吻那个,吸吮舔弄,手揉弄抚摩。她被我挑逗起来,
双手抱住了我的头。


我忙的不亦乐乎,手却悄悄的解开了她裤子上的纽扣。迅速向下腿去。她想挣扎,却没等到挣扎,我已经完全
把她剥光了,连带着内裤,从她的身体上脱离。


她一具诱人的身体在灯光下,胸随着呼吸起伏着,双腿紧紧的夹着。下面的毛很软很稀疏,我看到一道缝隙在
那中央给我极大的诱惑。我吸吮着她的乳头,手在她的下面摸去。她的腿夹的真紧,我的手指头都不能进去。我有
些发急,用膝盖强行的分开了她的双腿,然后撑大开来。我看到她皱起了眉头,眼开了一下又迅速的闭上,我的手
指在她那探寻,手指缓慢的插进去一点,感觉好湿好紧。


我把衣服脱光就急切的想把坚硬的阴茎插进去,可是连试了好几次都不成,甚至顶的我都有些疼。


她的肌肉绷的太紧了。我马上放松自己的神经,继续抚摩她,下身也轻轻的顶动,沾着她流出来的黏液,一点
点的向里深入,手在她的全身滑动,轻轻的揉,使她慢慢的放松。


感觉龟头进去了,我猛然用力,并不是很大,却有种冲动的迅速。她啊的一声大叫,我的阴茎虽然已经进去了
一大截,可是仍然被她突然的一动给挤了出来,阴茎上面带着血迹。


「你是第一次?」


她点点头,我却有些发昏,不过幸好思想没有被转移走。我的欲望仍然高炙着,我又把阴茎插入了一点点,然
后慢慢的抽动,我看的出她真的是很疼,眉头拧成了一道道。


对我来说刺激越来越大,从龟头感觉出的突破,到阴茎完全被阴道包裹,我的全身被激情点燃起来。我尽量想
着从书上看来的技巧,缓慢而轻柔的抽插,全心的抚摩软化她紧绷的神经,我的阴茎慢慢的插动,慢而用力,坚定
而准确。她从喉里发出啊啊的声音,压抑而淫迷。


她的阴道越来越湿,不知道是血还是她的爱液,我抽查的更加容易,她的身体也渐渐的不再紧张,不过阴道仍
叫我感觉非常的紧凑。阴茎高涨着,冲击着她的肉体。


「刚才好疼」在我停下来的时候,她说。「一会就好了」我爱怜的擦着她额头的汗水。


看看下面,我的阴茎上已经沾满了血迹,床单上和她的双腿间都是,我看着却笑了「还笑,都是你……她骄蛮
的捶打着我,用面巾纸擦着。


我抚摩着她的身子,心里有着顾虑,不管那么多了,心里想着,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那天的夜里,我搂着她丰满的乳房,一刻都舍不得松开。一晚上我又和她作了三次,射了两次,不敢射在里面,
只好在她的身体上面扫射。


等到又一次我值班的时候,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


几天来,人前人后我和她还是象往常一样交往着,嬉笑着。我常常在一人的时候想起她,回味她。那天之后,
她休息了一天,说病了,只有我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她走路时候不方便的样子,我心里有种虚荣的满足。可
是毕竟还要隐藏着,我和她的关系始终要掩盖,而且要盖的很深。


11点多了,我给她发了个短信:」过来陪我好吗「等了许久,没有一点反应,心里急噪不安。快要放弃的时
候,我听到门上轻轻的响。我几乎是跳了起来,打开门,她穿着睡衣站在门口。


」进来「我拉她的手。


」不,我看看你我要回去睡了「她转身要走。


女人就是这样,我一把就把她抓进了房间。不想进来,还来做什么。


放在床上,脱光衣服,阴茎早已受不了想钻进去了。她还是很紧张,不过有第一次的经验,我没有再费很大力
气。当阴茎完全插进去的时候,我摸着她的乳房,身体一下下的插动她对我说:」以后别再这样了,好吗「我不说
话。」这是最后一次,答应我「她抓着我的胳膊,好象我不答应时刻就要离开的样子。我只好点点头。


在黑暗中,我和她的身体终于放的很开,我狂乱的用一个姿势抽插着她的身体,在她的里面冲击着,没有人说
话,只是在动作中享受着,她压抑的声音说明她越来越舒服,身体也渐渐的迎合上来。


我一直干着,辛苦而快乐,床发出只只牙牙的声音,这次我做的时间非常的长,做的有点累就亲吻她吻她的嘴
她的乳房,摸上去揉捏。她很动情,我便更加的欲望高涨。


直到精液不可收拾的射进了她的身体,一层层的波涛冲击我的大脑,荡漾开去,好舒服。


抱了许久,她起身穿衣服要回去睡了,我不好留住,只是恋恋不舍的一次次摸她的乳。


再以后的日子里,我抓着一个又一个的机会和她在一起,她也再也没说过别的也没有拒绝过我。


她只说过一句话:」只要两个人开心就够了「」那你以后还结婚吗?」我问她。


」我要一个人过一辈子,不行我就当尼姑去「我仿佛看到她压抑的嘴,这时候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的死党们渐渐的知道了我和她的事,毕竟难以隐藏那么深,而且还是死党。


他们都劝我,适可而止。我心里明白,却难以抵挡那种诱惑。


直到老婆拿着电话单对着我大喊的时候,我明白是该有个了段的时候了。老婆喊了哭了累了,我刻意隐瞒着,
却事实的说我喜欢京。老婆没有什么办法,追问我要怎么办,问我和她上床了没有,我说上了。


老婆给京打了电话,说的什么我知道,反正达成了一种默契,暴风雨并没有来临,虽然老婆也说要离婚也回娘
家了几天。


一连几天没有见到京,等到见了发现了她也并没有什么变化,一如冀望的对我,可是她处了一个对象。样子很
老实,带着眼镜,很懦弱的腼腆。


」过去的不要说了「」你想好了,要跟他结婚?」我问她,心里不知道她想什么。透过眼镜看她的眼睛,我不
知道也猜明白她的心。


那天晚上我和她又睡在一起,从以前的无话不说到现在的无话可说,我心里感觉很失落很失落,却没有什么办
法,只是两个人在交欢的时候,放下所有的包袱,去掉所有的思想,只是做爱。


爱了就够了,有爱就够了。最后一次和她做爱之后没有多久,她结婚了。


很仓促很紧张,在婚礼的喜宴上,嘴里喝着酒,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死党偷偷的笑我,我只好故做潇洒的」
干「」干「那天我喝了很多,我发觉穿着婚纱的她不时的看过来,喝的更加不顾忌了。死党毕竟是死党,知道我心
理,陪着我一直喝到最后。喝的好多,脑子却非常清醒。只好叹。


婚假一个月没见她,电话也换了。再看到她已经是一个半月之后了,她有些郁郁。常常离了人群。同事们都在
议论说她结婚后变了一个人。我心里明白,却又很糊涂。


打了几次电话,只是问问好,」好,没事「淡淡的。


她被调到宣传部去了,这样我连人都不再容易看到她。再听到她的声音」我和他离婚了,刚拿了本「我的心完
全被打乱了。


【完】